最新最快太陽能光伏資訊

日托光伏: "領跑者"中的領跑者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教授馬丁·格林教授被譽為“太陽能之父”。他領導的超高效光光伏研究中心,研制出了世界上效能最高的硅太陽能電池和組件,其培養的人才也成為世界各國光伏產業的風云人物。

馬丁·格林埋首科研,極少參與企業的運營。但在2012年,他成為江蘇日托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這是他首次,直至今日也是唯一一次在一家企業擔任此職務。馬丁·格林說,當日托光伏創始人張鳳鳴發出邀請時,他欣然同意。“張鳳鳴”三個字便是他決定加盟這家光伏領域的創業公司一起奮斗的唯一原因!

積蓄創業的力量

四川人張鳳鳴從小就是個喜歡鉆研和探索的人。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從中科院物理所研究生畢業后,來到澳大利亞紐卡斯大學讀博,專業是固體物理。畢業后他進入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光伏研究中心做研究員,彼時,馬丁·格林教授是該中心的負責人。張鳳鳴在馬丁教授的引領下,入了光伏研究的大門,從此便深深愛上了這一領域。“讓更多人享用綠色環保的太陽能”,成為研究中心的共同理想和愿景。

1999年,應科技部和團中央等部門的聯合邀請,張鳳鳴和四十多位海外青年材料專家回國考察。此行讓不少青年科學家興奮不已:短短幾年時間,國內高速快速延展,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創業氛圍愈發濃厚。大巴在高速上飛馳時,張鳳鳴便決定將來回國發展。

1999年底,南京大學第一次面向海外招聘教授,張鳳鳴獲悉消息立刻投送簡歷。經過嚴格選拔,2000年他拿到了南大正教授的聘書,那年他才剛滿35歲。

正與校方商議何時回國入職時,光伏研究中心的另一位同事“攛掇”他一起回國創業。“光伏的需求在中國,光伏的未來也在中國。教書以后還有機會,有了實踐再去教育學生豈不更有針對性?”看著世界各地陸續興起的光伏熱,張鳳鳴心動了,他以首席科學家兼研發中心主任的身份隨同事一起創業。這家公司的名字叫無錫尚德。

無錫尚德成為全球最大太陽能面板制造商尚是后話,起步階段的艱難,張鳳鳴記憶猶新。在他的主持下,一年的時間,公司的第一條生產線和研發中心便建立起來。看到企業走上正軌,張鳳鳴覺得自己是時候離去了。“光伏在國內會有大發展,屆時最需要的不是資金,而是人才。”2002年4月,張鳳鳴離開尚德赴南大上任。從幾十萬的年薪到幾千塊錢的月薪,張鳳鳴無怨無悔。“任何時候,驅動行業高質量發展的都是技術,而做科研又是我的最愛。”在與張鳳鳴聊天中記者感覺,張鳳鳴身上有著商界人士少有的安寧與穩重,這一特質在他以后的創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光伏行業的起起落落,創業風云人物的輝煌與沒落,張鳳鳴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不是有了技術有了錢,就可以把企業做好的,做好一個企業需要的東西太多太多。”他有時甚至慶幸自己急流勇退,沒有迷失在行業的狂歡中。“讓更多人享用綠色環保的太陽能”的理想還在,張鳳鳴的創業夢還在,他在等待一個時機。

中標“領跑者”

2004年起,張鳳鳴陸續在2家大型光伏企業擔任高管,“小試牛刀”。“那時我已發現,各家做的產品嚴重同質化,行業門檻太低,這個行業就算再賺錢,也不會有持續性;若想實現可持續發展,必須有差異化技術。”2012年,在行業的低谷,張鳳鳴帶領團隊扎根南京,再次踏上創業之路。“開工沒有回頭箭。”張鳳鳴團隊確定了“創新取勝”的理念,立志以具有突破性技術的光伏產品在市場中搏擊出一片藍海。

“技術進步誰都想,但一是重大進步的確非常難,二是很多企業覺得沒必要,現有的夠用了。”張鳳鳴決定創業的那年正是光伏行業的轉折點,嚴峻的市場和政策環境讓依靠低質、雷同產品生存的大批企業倒閉。行業呼喚革命性技術的出現。

但研發跳躍式、突破性、差異化的技術談何容易。創業之初,日托光伏團隊瞄準的便是光伏行業的珠穆朗瑪峰——MWT背接觸電池和組件技術背接觸技術。該技術可以大大提高光伏的轉化效率和穩定性。但數年間,許多大型企業投入重金研發該技術都已失敗告終,日托光伏能做到嗎?張鳳鳴明白,創業存在失敗的可能,但如果不能放手一搏,日托的發展不會有未來,中國光伏產業無法立足于世界。在他的號召下,團隊開啟向“珠峰”的攀登。

首先面臨的是材料問題。新技術需要一些特殊的封裝材料,但這些材料市面上無法買到,只能獨立開發。研發成本價格不菲,八字沒有一撇的技術,有企業愿意攜手嗎?此時,數年來間結識的朋友,此時表達出對張鳳鳴團隊的信任,成為日托光伏的合作伙伴。

“有那么多朋友的支持,讓我在創業中并不孤單。”張鳳鳴說,2012年到2015年,日托光伏一分錢的銷售額沒有,張鳳鳴兩年沒拿一分錢工資,公司全力搞研發。在團隊和合作伙伴的支持下,新技術研發成功。該技術讓光伏電池轉換效率提高0.4%以上,相同規格比常規組件功率高7%以上。日托光伏也成為全球首家實現MWT背接觸電池和組件技術背接觸技術的企業。

寶劍出爐,正等待一個屬于它的機會。

2015年,國家能源局聯合有關部門實施光伏發電"領跑者"計劃并建設領跑基地,通過市場支持和試驗示范,加速技術成果向市場應用轉化和推廣。2015年,該計劃在山西大同建立了100萬千瓦的首個領跑基地,光伏電站所用光伏板公開招標,并網、土地、政策等問題提前幫企業辦好,對產品要求只有一條:最好的技術,最高的轉化率,最穩定持久的運行。

幾乎所有的光伏巨頭都參與了此次競爭,但誰也沒想到,名不見經傳的日托光伏成為極少數的中標企業之一。直至今天,日托光伏的產品仍然是大同領跑者基地的同類產品中效率最高的。到2018年,領跑者計劃中日托光伏都保持了最高的中標率,日托的產品始終保持著高效穩定的運行。

用“太陽”支撐理想

薄而輕的板子由菱形、六邊形等格式圖案拼接成,無主柵線的設計讓表面看起來更加美觀、光滑——這是記者光伏研發基地看到的該公司生產的光伏組件。

這塊神奇的組件能夠名動天下,除了美觀,更因為它的科技含量。張鳳鳴介紹,使用無主柵和背接觸電極技術,光伏板銀漿的耗量減低,遮光減少了3%-4%,無論是單晶還是多晶電池,效率都能提升了0.4%-0.6%,穩定性大大增強,酷熱環境下有著更高的功率輸出。

技術是立身之本,在精研技術的路上,日托從未停歇。16年至今,日托不斷打磨技術,2018年,公司又研發出全新一代柔性高效背接觸組件,功率更高,更薄、更輕、更柔韌,安裝也更加便捷。

獨一無二的技術讓各路資本伸來橄欖枝。最終,無錫市一家國有投資集團與日托牽手成功,注資十多個億,為日托的未來插上了翅膀。

張鳳鳴介紹,日托光伏正形成以無錫為總部,南京、徐州、無錫五個生產研發基地共同發力的格局。日托光伏的銷售額最近幾年幾乎每年翻番,今年的目標是銷售額在15到17個億左右。

因為日托獨一無二的輕量化光伏組件技術以及可定制化圖形,張鳳鳴對于日托的未來已經有了更多設想。“在無數光伏人的努力下,現在光伏電價已經不需要補貼了,未來如果所有的墻面、屋頂都可以鋪設光伏,這可以產生多大的效益,減少多少污染呀。”張鳳鳴說,日托光伏英文名字是“sunport”,取“sun”和“support”之意,他相信無處不在的光伏將支撐起創業團隊的這個理想。

最新相關

晶澳太陽能獲信越集團摻鎵專利許可

近日,晶澳太陽能與日本信越集團摻鎵專利許可儀式在日本東京隆重舉行。信越集團持有數項晶硅摻鎵技術及P型摻鎵硅片在電池片生產中的應用專利,此次授權后,晶澳太陽能將擁有這些專利在多個國家和...

隆基: 以技術創新 應對市場競爭

半導體業務為主的隆基正式踏足光伏產業,專注于單晶硅片業務。據了解,在單晶硅片制造環節有兩個重點: 一是單晶生長,二是切割。為降低單晶硅片生產成本,提高硅片生產效率,隆基大膽進行技術革新,...

世界杯奖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