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快太陽能光伏資訊

光伏產業補貼退坡: 龍頭股半年盈利20億 也有企業進退兩難

在光伏行業需求旺盛的驅動下,業內A股上市公司盈利持續上升,刺激光伏概念股板塊走強。

Wind數據顯示,截至8月29日,今年以來光伏指數以累計上漲23.38%。

8月28日晚間,單晶巨頭隆基股份(601012.SH)發布2019年半年報,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1.11億元,同比增長41.09%;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0.10億元,同比增長53.76%;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19.96億元,同比增長59.15%

值得一提的是,隆基股份的市值在8月28日當天突破千億大關,成為中國首家市值突破千億的光伏企業。

中報出爐,繼續擴張產能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截至8月30日,Wind光伏行業已有51家披露了半年報。整體來看,業內多家龍頭企業均錄得不同幅度的業績增長。

作為單晶巨頭,隆基股份以20.10億元的凈利潤暫居光伏行業榜首,正泰電器(601877.SH)、通威股份(600438.SH)緊隨其后。

隆基股份業績高增長得益于產能擴張與海外市場需求旺盛。報告期內,公司實現單晶硅片對外銷售21.48億片,同比增長183%,自用7.95億片;實現單晶組件對外銷售3,193MW,同比增長21%;實現單晶電池對外銷售712MW。

隆基股份海外市場拓展成效顯著,組件產品海外銷售占比持續提升,2019年上半年,隆基海外單晶組件對外銷售達到2423GW,同比增長252%,占單晶組件對外銷售總量的76%。

根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統計2019年上半年我國光伏產品(硅片、電池片、組件)出口總額106.1億美元,同比增長31.7%。其中,組件出口額90億美元,大幅增長,出口量約36GW,同比增長近一倍。

面對持續增長的需求,隆基股份近日表示,擬斥資63億元擴張產能。8月28日晚間,公司公告稱,擬通過全資子公司銀川隆基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和隆基樂葉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資建設項目分別已達成合作意向,資金來源為自有或自籌資金,并預計達產后的項目將累計為公司貢獻凈利潤15.4億元。

項目包括:銀川年產15GW單晶硅棒硅片項目預計總投資額約45.86億元,建設周期2年;泰州年產5GW單晶組件項目預計項目總投資額約17.90億元,建設周期15個月。

頻繁的項目投資建設擴張產能,會否對公司現金流動造成壓力。國金證券研報指出,過去幾年中,隆基股份產能規模的快速擴大、核心業務從硅片向組件延伸等方面,都對經營現金流產生負面影響。隨著組件業務海外布局逐步完成、海外銷售占比提升(回款好于國內)。

上海某券商分析師向第一財經表示,“結合公司此前規劃的產能計劃,繼2020年底硅片產能達65GW,產能擴展是必然的。光伏的投資回報期較長,隆基股份的兩個新項目建設期均在兩年左右,總計現金投資可能需要接近90億元。考慮到公司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長的經營性現金流,覆蓋目前的產能擴建資金壓力不會很大。”

報告期內,隆基股份現金流狀況有所改善,經營現金凈流入達24.3億元,同比增長108%,并且超過了20億元的半年度凈利潤規模。公司總資產約510億元、貨幣資金達145億元,且資產負債率降至56.54%,是兩年來最低值。

高杠桿企業進退兩難

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目前來看,一方面是產業鏈景氣持續傳導,光伏企業受益于需求上漲。另一方面,則是行業補貼漸行漸遠,退坡信號明確。”

“補貼退坡加強,隨之而來的是光伏企業搶裝增加杠桿壓力。”上述人士補充道。

根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等權威機構發布的行業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新增裝機約47GW,其中海外市場新增裝機占總裝機量的75%左右。國內方面,國家能源局預計國內全年可建成并網的裝機容量在40-45GW,下半年度裝機規模將接近歷史最高水平。

此外,今年國家能源局發布了《關于2019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正式啟動了平價上網和國家補貼競價配置工作,行業補貼退坡信號更加清晰。

標普信評的研報分析指出,“2018年5月以來,政府加快了補貼退坡節奏。到如今,過渡期后,所有陸上風電將執行與燃煤發電相當的無補貼上網價格,事實上光伏項目也將逐步結束補貼歷史。”

根據政策,截至2018年末已核準、未開工的光伏項目必須在2020年底之前建成并網,已開工、未建成的光伏項目必須在2019年底之前全部并網,才能執行原核準文件中包含較高補貼的價格,否則將被取消補貼,轉為平價項目。

與此同時,面對突然加快的補貼退坡,部分光伏企業依靠變賣電站資產,謀求退出。

據普華永道對公開報道的統計,從“531新政”到同年9月末的四個月里,光伏電站交易金額達89億元,超過了之前三年的總和。時至近日,變賣資產的步伐仍未停止。遠景能源(江蘇)有限公司剝離9.9萬千瓦風電電站,協鑫(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出售旗下光伏電站開發企業協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協鑫新能源)的控股權。

分析人士指出,“未能如此完成項目享受最后補貼,項目產能的經濟效益會對公司業績產生直接影響,成本周期也會相應延長”

同時,標普信評認為,進入行業較晚但僅以新能源開發為副業的企業尚且有路可退,但近些年才轉行新能源開發的企業,目前尚在大規模投入周期內,又沒有其他業務提供穩定現金流的企業,則將因為杠桿的高而進退兩難。

最新相關

光伏股有追捧 協鑫新能源漲近6%

協鑫新能源(00451)現價升5.66%,報0.28元;成交約2366萬股,涉資660萬元。主動買盤達73%。光伏股有追捧,保利協鑫能源(03800)升3.17%,報0.325元;陽光能源(00757)飆5.32%,報0.099元;順風清潔能...

105MW,Tata中標印度最大漂浮光伏電站

印度為該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處漂浮光伏項目選擇了一家開發商并計劃在兩年內完工電站。Tata Power Solar周四宣布,公司收到了在喀拉拉邦開發一處漂浮光伏項目的中標函,項目發電量為70MWac(或105...

世界杯奖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