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快太陽能光伏資訊

漢能: 生存還是消亡?

2019年9月14日,漢能旗下美國MiaSolé Hi-Tech Corp與歐洲Solliance Solar Research公司聯合發布,其合作研發的新型柔性CIGS太陽能電池轉換效率達23%,是該項電池新的世界紀錄。

該條新聞似乎真的就只是一個新聞,看過之后,已經激不起人們更多的興趣,似乎其還不如“嚼一嚼”漢能欠薪裁員的舊聞來的興趣濃厚。

波濤洶涌,難見一朵浪花的精彩。

漢能,中國光伏圈爭議最多的企業!

漢能,中國光伏圈內特立獨行的公司,其從成立至今,爭論便不曾停過。然而是是非非都未曾讓其改變。

漢能還是那個漢能!

但漢能還真的是那個漢能么?

如今,這家充滿個性的公司正面臨著創立30年來最為嚴重的危機——生存或滅亡。

生存——這段歷史將成為李河君和漢能發展史冊中的值得濃墨重彩描繪的一筆,堅定、執著等詞匯將顯得匱乏,名垂流傳;

滅亡——這段歷史將是壓垮李河君和漢能這匹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逆勢、偏執等將成為以鑒后世的標簽,煙消云亦散。

商海沉浮,結果難測,仍如過江之鯽,縱使轟轟烈烈坍塌,歷史仍只會銘記成功者,沉淪者留下的只是襯托,成為下一個成功者豐碑的臺階。

起——遇水化龍

說漢能,就不能不說李河君。

李河君是漢能創建者,亦是漢能的掌舵人,同樣是漢能的旗幟。其略充滿神秘和傳奇色彩的創業史,讓漢能也隨之充滿了神秘感。當然其充滿爭議的性格,也讓漢能在喧囂中前行。

李河君的發家史,其實已經為大家所熟知,雖然仍有坊間和官方的說法,且差異較大,但是有一種說法為大多數人所接受——李河君白手起家,創建了漢能,并以水電為基礎,淘得豐厚資本,從而進軍光伏產業

李河君1967年出生于廣東省河源市觀塘村一個農家,大學時就讀于北京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1989年,他靠著從老師那里借來的5萬塊錢開始了自己的“淘金”之路。

然而,李河君此時還不具有影視劇中的主角光環,直接開啟成功之路。

五萬塊錢很快折騰光,李河君背著5萬元的債再次開啟了折騰之路——和十七個伙伴開始在中關村賣電子元器件,賣玩具、賣礦泉水到開礦、炒地產。到1994年底,五六年的時間就積累了七八千萬的資本,李河君有了施展拳腳的資本。其在五六年間所賺的錢,是很多人幾輩子也無法賺取的。

而他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時曾說:“我不過是眾多幸運兒中的一個,能通過任何生意致富。”

本就不是“消停”的李河君帶著鼓鼓的錢包開始了尋找項目之路。最終,水電行業進入了李河君的視野,也就此揭開了李河君的能源之路。

同年,李河君便以1000多萬元的價格收購了家鄉一座1500千瓦的小型水電站,收購水電站的序幕就此拉開。相關報道顯示,李河君收購水電站的裝機量從幾千千瓦擴大到了幾十萬千瓦,地域擴展到了廣東之外的浙江、廣西、云南等地。通過并購方式迅速做大的風格至此被打上了漢能的標簽,同時也成為后來一部分人定位漢能的依據。

提到水電站,云南金安橋水電站不得不提,絕對是李河君創業生涯中值得大寫特寫的一部分。正憑借此電站,李河君遇水化龍,為后續的發展積累了足夠的資本,其也成為了漢能的“現金牛”,其實感覺“提款機”一詞似乎更為貼切。

從2002年至2011年,歷時近十年、耗資超200億元,李河君帶領著近萬人的施工管理團隊,在海拔兩千多米的中國云南金沙江建成了總裝機300萬千瓦的金安橋水力發電站。金安橋水電站的大壩結構比葛洲壩大十分之一,比美國的胡佛大壩大三分之一。李河君曾透露,該水電站每天能產生約1000萬元的現金。

李河君腰板直了,錢包鼓了。

展——向陽而行

意氣風發之際,李河君選擇進軍光伏行業。2009年,李河君宣布漢能進軍薄膜太陽能領域,并且拿出自己的全部身家——100億美元。

對于李河君的選擇,其實當時并不為人們所理解,畢竟相對硅晶產業,李河君選擇貴到市場用不起的薄膜行業顯得有些不識時勢。而李河君固執地認為,薄膜電池擁有美好的未來。

2011年,漢能收購在港交所上市的鉑陽太陽能,實現借殼上市,同時還搭乘上政府補貼大潮,獲得國有銀行貸款支持。漢能再次站在了風口浪尖。對此,有人評說漢能已不再是一個力求通過生產制造來實現盈利的集團了,李河君也從當初承建水電站時癡迷技術工程的民營企業家,徹底蛻變為一個空手套白狼的資本運作高手。此種觀點不能不說與當初收購水電站的方式有一定的關系。

然而,李河君接下的做法似乎是對此種觀點的還擊——

2012至2014年間,漢能先后收購了Solibro、MiaSolé、GlobalSolar Energy、Alta Devices等四家擁有領先薄膜太陽能技術的海外公司,通過消化整合和自主創新,掌握了世界最先進的銅銦鎵硒(CIGS)和砷化鎵(GaAs)技術,占領了薄膜太陽能產業的技術制高點。有報道說,是尚德的興衰警醒了李河君。

然而也有人說,漢能成功收購相關公司,讓自身擁有了足夠的研發能力,讓漢能可以保證自身足夠強的競爭力,甚至進一步凸顯了漢能行業領導力的潛力,在薄膜領域漢能讓一家獨大成為可能。

然而也有人認為,漢能的強勢收購,并未解決底子薄的問題,所以到現在,漢能更多依靠的還是那幫人馬打天下。

“沒人知道他們的研發思路和方向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如果是錯誤,甚至可能導致漢能的技術和研究方向在錯誤的路上長期持續,并且不被發覺。”有人如此擔心。

這種擔心到底是否成真,依舊需要事實來說明,只不過對于似乎遇到技術瓶頸的薄膜來說,前進一步所要付出的太多太多。

“回顧公司發展史,大體可用兩個傳奇來總結,第一個傳奇,用八年在海拔2000米的高原,一鍬土一鍬土地建成了一個全球民營企業投建的最大的水電站。第二個傳奇,也是用八年建成了一個全球技術最先進的薄膜太陽能企業。”李河君曾如此感嘆自己的過往,并充滿了自豪與驕傲。

墨——百天首富

春風得意馬蹄急。

2014年11月,漢能股價悄然爬升,年底接近3港元,進入2015年,漢能股價再度階段性上漲,2月內便突破4港元,總市值超過了1500億港元。漢能達到輝煌頂峰時刻,被譽為“新能源大王”的李河君以1600億元財富成為當年“胡潤全球富豪榜”上的中國新首富。

水電的日進斗金,太陽能的風生水起,中國新首富,李河君風光無二。

然而在李河君成為中國新首富的三月多余后的2015年5月20日,李河君和漢能遭遇創建以來最大的危機——港股市場針對漢能薄膜發電進行做空運動。不到20分鐘的時間里,漢能薄膜發電股價暴跌了47%。僅在李河君一個演講的時間里,其個人財富蒸發1000億, “首富”名號不再。

一時有關漢能的傳言漫天飛起——涉嫌內幕交易、操縱股價……

墻倒眾人推,屋漏連天雨。

漢能在財報中剔除大部分關聯交易,這使得漢能薄膜2015年營收驟降至僅28億多港元,凈利潤從2014年盈利32億港元變成凈虧損122.34億港元。

隨著事件持續發酵,漢能的經營環境也急劇惡化,公司內部人員波動,高管出現離職潮。有媒體報道,漢能控股集團裁員2000人,工齡低于三年的90%都被裁。那以后,曾經高調的李河君似乎變了,變得低調。

2015年漢能拿出了自上市以來首份虧損的年報,一年的虧損額是前4年盈利總和的近兩倍。

當然,漢能并沒有倒下,否則就不會有后續的故事了。

有人說漢能之所以在此次黑暗五月中爬起來,是因為漢能當時并沒有走到絕路,一方面水電依舊為漢能造奶,能夠讓漢能還活著,并且薄膜當時也能夠有所產出,為漢能的存活提供了支持。

當時外部環境逼迫,內部出現問題,但漢能自身的相關產業并沒有出現更實質問題,雖傷了十指,但其筋骨依舊——最多算是刮骨療傷。

為后期的東山再起保留了火種。

營——故事高手

2015年,突然而至的磨難,讓李河君褪去了光環,很多人在等著看李河君的最終結局,或者說看李河君的笑話。

商場如你死我活的決戰現場,其實沒有握手言和,只有成王敗寇。

困局中,李河君沒有立即發聲澄清。也許是為人們所詬病的偏執,或者李河君認為還不是最好的時候。

2015年9月,時隔數月之后,在公司成立21周年慶典上李河君首次就暴跌做出回應,承認公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嚴重危機。這一舉動,將所有的問題明面化,李河君終于做出了一個上位者應該做的表態。也算是將困境明朗化、公開化、官方化。

時間流轉……

2016年7月2日,一場規模宏大的“漢能移動能源戰略暨全太陽能汽車發布會”讓漢能高調地重歸人們視野,四款太陽能汽車同時發布。李河君駕駛著工程樣車停到舞臺中央后走下來,意氣風發——漢能沒垮。

2016年9月,李河君再次在公司的周年慶典上發聲——宣稱口中的漢能已經走出了困境,并構建了一個名為“121”計劃的宏偉版圖——到2020年實現銷售收入10000億元、市值20000億元、盈利1000億元。

2017年7月29日,漢能同樣以一場聲勢浩大的發布會,推出漢瓦。“漢瓦無疑又是一次全新的突破,一次顛覆……漢瓦從顛覆創新、社會價值、市場潛力等方面,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偉大的產品……漢瓦的潛在市場到底有多大?我告訴大家,萬億級規模!”發布會上,李河君豪情滿懷。

新能源汽車、漢瓦,熟悉的漢能似乎又回來了,讓人們看到了前景,并且太陽能薄膜的應用場景也被漢能進一步擴大——為摩拜單車提供太陽能薄膜供電,太陽能發電包、發電紙,開發漢傘、太陽能移動發電裝備等等。

當然,水電項目依舊是漢能最精彩的橋段。

所有的故事都在繼續,有的一直精彩,有的只是剛剛開頭。

育——分布式黃埔

李河君是一個會講故事的人,所以漢能是一家充滿故事色彩的企業。

有人說李河君是會畫餅的人,因為會畫餅,他能夠吸引一批追隨與幫助他的人。其實漢能能夠有今天成也好、敗也罷的成績任人評說,正是因為有很多優秀的人曾經在漢能奉獻過。

有人評價漢能是中國分布式光伏的黃埔軍校,其最初的銷售模式和銷售方式,為中國光伏行業培養出為數諸多的人才。

雖然現在很多人已經不在漢能,甚至淡出了中國光伏行業,但是依然有諸多的人奮戰在中國的光伏產業,為中國分布式光伏發展貢獻著自己的力量。在我國知名的光伏企業中,老漢能人的身影常見,且很多身居要職。

2013年,中國光伏市場啟動,許多企業開始尋求分布式光伏發展之路, 2016年,戶用光伏開始興起,然而人才少之又少——“那段時間,幾乎每家做戶用光伏市場的企業都從漢能招攬過人才,而這些人才是漢能從消費電子、快消品領域一點一點‘攢’出來的。”媒體人如是評論。

除此之外,在營銷方式上,漢能也為中國光伏行業提供足夠借鑒的經驗。

2017年8月23日,漢能集團旗下的子公司阿爾塔設備公司(Alta Devices)與德國奧迪汽車股份公司簽訂薄膜太陽能電池技術戰略合作備忘錄,雙方將合作開展薄膜太陽能電池研發項目。

2018年,漢能拿下建筑總高528米的北京第一高樓中國尊項目。中國尊薄膜太陽能屋頂項目頂層共鋪設漢能Solibro組件640塊,占用屋頂投影面積約為900㎡,總裝機容量為92.8kWp。

2019年,《環球時報》報道,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國際空間站測試一項太陽能電池技術,被NASA選用于國際空間站的太陽能技術,是來自漢能旗下美國子公司Alta Devices的砷化鎵薄膜太陽能電池。

2019年,由漢能集團研發的薄膜太陽能漢傘正式在天安門廣場亮相,服務于天安門武警戰士執勤站崗,為他們帶來遮陽擋雨庇護的同時,更能夠隨時提供便捷、清潔的能源供應。

……

漢能的品牌銷售,無疑為中國的光伏企業實實在在上了一課。品牌很多,但是能夠做到上述的企業,能夠有誰呢?

路——生存還是滅亡

李河君始終相信,太陽能等新能源終將取代傳統能源,而薄膜化、柔性化是世界太陽能發展的整體趨勢。同時,李河君期待,在移動能源時代來臨時,漢能可以成為蘋果、谷歌這樣全球最偉大的公司。

漢能在光伏行業中摸爬滾打十個年頭。十年里,有成功輝煌,亦有失敗低落,但是其對中國光伏產業的貢獻不可磨滅。

漢能官網如此介紹:截至目前,漢能砷化鎵(GaAs)雙結薄膜電池最高轉換率達到31.6%,單結電池最高轉換率達到29.1%,第六次刷新由自己保持的世界紀錄;玻璃基銅銦鎵硒(CIGS)薄膜電池冠軍組件轉換效率達到22.92%;柔性銅銦鎵硒薄膜電池組件研發轉換效率達到20.56%;鈣鈦礦電池單結研發效率達到23.7%;高效硅異質結太陽能電池轉換效率達到24.85%,創下新的世界紀錄。截至目前,公司累計專利申請超過10200件。

然而,就當一切似乎都該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時,漢能欠薪、裁員等新聞接涌而至。

漢能大廈傾危,誰堪棟梁?

有人說,如果漢能當初選擇了晶硅產業,漢能今天的成就絕對不會小,甚至可能領跑。而其選擇了薄膜,或許他會有著屬于自己的輝煌,然而技術的壁壘,量產的困局,讓其十年的堅守或許更長的時間內仍舊難等云開月明。李河君在水電方面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并且已經成熟的水電的技術讓其堅守變得值得、可期,而今天的薄膜依舊面臨著一個個難題,十年或許等不到結果。

然而,時間?時間還有多少呢?

8月15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網站在公布消息,于9月17日10時至18日10時拍賣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51.36%的股權。而在9月16日14時27分,這兩個拍賣項目均被撤回,撤回原因是案外人對拍賣財產提出確有理由的異議。

至此,金安橋水電站算是暫時保住,但是真的可以保住么?如果股權被成功拍賣,那么無疑意味著金安橋水電站大股東可能易主。

金安橋水電站幾乎作為漢能的標志,其承載著漢能人的情感和記憶,是輝煌的見證,亦是漢能人的圖騰,今天當股權出賣,漢能人心中的膜拜是否就此倒塌,漢能是否還能跌倒爬起?

2015年,漢能在危難中挺住,并獲得進一步的發展,而今天當漢能在面臨又一次生死存亡的局面,有人說,挺住,漢能也就挺住了,如果挺不住,那么等待漢能就是消亡。

漢能的救贖該如何實現——生存還是滅亡?

最新相關

光伏股有追捧 協鑫新能源漲近6%

協鑫新能源(00451)現價升5.66%,報0.28元;成交約2366萬股,涉資660萬元。主動買盤達73%。光伏股有追捧,保利協鑫能源(03800)升3.17%,報0.325元;陽光能源(00757)飆5.32%,報0.099元;順風清潔能...

105MW,Tata中標印度最大漂浮光伏電站

印度為該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處漂浮光伏項目選擇了一家開發商并計劃在兩年內完工電站。Tata Power Solar周四宣布,公司收到了在喀拉拉邦開發一處漂浮光伏項目的中標函,項目發電量為70MWac(或105...

世界杯奖杯